為何微影時代依然踟躕...

背靠騰訊、萬達 為何微影時代依然踟躕不前?
2017-01-22

一石激起千層浪,2016年中國電影票房增長的跳水讓一些激進的互聯網平臺嘗到了苦頭。

2015年的大家都在討論互聯網+電影前景無限,而2016年則迎來了當頭棒喝。BAT旗下的電影業務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美團選擇將貓眼控股權轉讓給光線減少虧損,阿里將淘寶電影注入阿里影業同時引入戰略投資人來增加市場投放,騰訊扶持的微影時代在選擇合并格瓦拉之后獲得了騰訊、萬達的巨額融資,這輪被外界認為是pre—IPO的融資在今年“觸礁”,近日傳出微影時代在完成融資后不足一年時間又開啟了新一輪融資,不過這輪融資并不順利。

微影時代的怎么了?

依靠微信和手機QQ平臺起家的微影時代,依靠流量的優勢在短時間內就快速的成為在線售票的前三甲,同時在2015年的合并大潮中與格瓦拉合并。

對于合并,小編從相關人士口中了解到微影時代和格瓦拉合并有諸多無奈,格瓦拉在瘋狂的電影票補貼大戰中敗下陣來,但是在電影細分市場格瓦拉深耕了很久,而依賴騰訊平臺的微票兒更多的優勢是流量,在2014年——2015年這個周期中,貓眼依然是毫無疑問的售票平臺的第一,同時在與電影發行方合作上,多部票房爆款都有貓眼的影子,《智取威虎山》、《心花怒放》等。

在美團點評沒有合并之前,格瓦拉曾多次傳出被大眾點評并購的消息,并將承接點評平臺電影票預訂的業務,這樣對于彼時的格瓦拉和點評都是1+1>2的結果,但是最終由于美團點評合并,格瓦拉選擇與微票走到了一起,也是退而求其次的想法。

合并帶來的結果就是格瓦拉退出了在線電影票消費瘋狂票補的市場專營細分市場,而微影時代繼續依賴流量的優勢跟貓眼、淘票票、百度糯米展開競爭。

更在短時間內迎來了一輪大額的融資,由天神娛樂、騰訊、華人文化等投的D輪30億人民幣融資,不過這輪被譽為pre-IPO的融資對于微影時代來說成為了“甜蜜的負擔”。

首先,在微影時代的在線票務銷售上,快速能搶占份額成為資本最短時間內的期待。

其次,由于市場份額的提升,希望微影時代能找到持續盈利的源泉,同一時間微影時代成立微影資本開始投資電影,分拆微賽體育和微賽時代,渴望在體育賽事方向延伸。

再次,在電影這個主戰場,微影時代相比較貓眼、淘票票、百度糯米處于相對尷尬的位置,雖然騰訊持續注資,還有萬達的投入,但是從目前來看更多是財務投資大過戰略支持。畢竟貓眼和新美大以及光線、淘票票和阿里影業、百度糯米等都是“親兒子”,微影時代只是騰訊的“干兒子”,萬達的“干兒子”所以不難理解“干兒子”需要自我造血。

而近日,我們從資本市場了解的消息來看,2016年的幾大動作讓微影時代不得不又開始想投資人尋找投資。不過VC/PE對于這一輪投資并不樂觀,而在早些時候有媒體曾爆料在一些理財平臺有數款針對微影時代的理財產品向普通消費者進行兜售。

近日,理財平臺搜富網上出現了一個名為前海瑞旗微影時代私募股權投資基金。該基金稱,以C+輪117億估值受讓微影時代股權,基金規模為5000萬元,投資門檻為100萬,投資期限為5年。從2016年12月28日起發行,2017年4月30日發行結束。

根據基金的介紹,微影時代目前估值117億,2016 Q3市場占有率32%,覆蓋院線5700家。同時,該基金也稱,相較C+輪,資金占用時間減少半。基金透露了微影時代的相關財務數據:2015年營業收入5.3億,2016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13.15億,預計全年實現營收20億。在微影時代開啟新一輪融資的關口,原股東以C+輪的估值轉讓股份。這或許在預示著微影時代在2016年估值下調來獲得新融資。

此前,美團點評的投資數據也在相關基金網站公示,也遇到了一定程度的估值下調,在資本寒冬,這些曾經的資本寵兒都面臨嚴峻的考驗。

另外, 通過不斷對外擴張和從自身延伸微影時代選擇了一條不同的道路,而這條路顯然是燒錢的道路,這樣不難理解急需在短時間內再一次融資。

瘋狂布局欲完成自我造血

回顧2016年,微影時代開始了瘋狂的布局,參股一下科技的E輪5億美金投資、聯手騰訊投資韓國YG娛樂,參投5000萬美元、成立微影資本早期資金30億、成立娛躍影業和娛躍發行、分拆微賽體育等這一系列花錢的步驟增加了微影時代的不確定性。

過去微影時代共計獲得四輪融資,從公布的金額簡單計算達到了近60億人民幣。

并且可以預見,在D輪融資之前大量的融資都用在了市場的補貼競爭,在2016年票補開始減少之后開始騰出手開始進行產業鏈布局。

其他競爭對手,貓眼和淘票票、百度糯米也是采用基本類似的方式,只是在時間點上有所不同。

不過,顯然從貓眼和淘票票上可以看到,微影時代走的是一條獨立自主的道路,知易行難!

因為對于中國電影工業的話題是從2015年開始發酵成為行業關注的焦點,但是互聯網平臺的激烈競爭依然處于產業鏈的末端,只是“賣票”的角色,而進入2016在轉換角色的步驟中,貓眼和淘票票都開始進行了差異化的發展方向。從目前來看,只有微影時代的道路是最復雜,更是需要資源和資金量最大的。

在競爭現狀來看,微影時代旗下的最主要出票平臺格瓦拉和娛票兒對標貓眼、淘票票等;娛躍影業和娛躍發行需要面對從線下到線上平臺的競爭;微影資本則需要更多的產業資本的競爭等,這一系列的戰線太長增加了競爭的不確定性同時讓投資人對于未來發展成疑。

微影時代的產業鏈布局如此加速,目的就是需要向投資人表達自己能從產業鏈布局中找到定位和利潤。從近期曝光的一件事情上就能看出端倪,2016年12月17日,文投控股的公告披露,微影時代為成龍主演的《鐵道飛龍》影片開出了10億的票房保底條件。行業對于這10億票房保底提出了擔憂,而微影時代CEO林寧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強調,“媒體對于10億保底有誤讀,而相反,《鐵道飛虎》的票房只要達到8億多,微影就可以保本。”

但是,根據公告協議顯示,微影時代10億保底電影《鐵道飛虎》,若該影片總票房少于人民幣 10 億元,微影需向耀萊支付人民幣 3 億元票房保底金。

林寧表示的觀點與公告目前來看有一定出入,不過從藝恩數據顯示,截止1月17日《鐵道飛龍》上映26日,票房共計6.52億人民幣,與林寧談到的8億元保本票房相距甚遠,與公告10億更有距離。另外,根據公告微影時代旗下的娛躍還參與了早期5%份額的投資達1250萬,不知道在投資上能否收回保本的金額,不過從目前票房來看,顯然并不現實。

另外,在整個2016年微影時代在電影票房保本這件事上投入了極大的興趣,在藝恩《2016年上半年國產電影發行報告》中,微影時代以聯合出品、聯合發行18部影片的總量包括《致青春2》、《盜墓筆記》、《火鍋英雄》都有微影時代的影子,成績自然有好有壞,林寧稱對于電影票房保本必須看到電影成品才能決定。

業內人士向熱點分析表示,保底在成品之后決定并沒什么問題,但就《鐵道飛龍》來說,林寧的判斷肯定有誤,至少從目前的成績來看,或者是由于宣發介入太晚,很多爆點沒法挖掘,又或者對于影片判斷過于自信,當然在整個電影市場沒有什么成功定律,微影時代要走的路還很長。

縱觀整個互聯網電影發行市場,介入電影早期的投資是目前互聯網電影發行能夠取得好成績的因素之一,畢竟互聯網玩家在傳統玩家看來依然只是“門外漢”,淘票票在A輪融資時引入和和影業、博納影業、華策影視等影視公司的投資,而阿里影業也參與了博納私有化,注資和和影業,也在加大與產業鏈的合作;貓眼則與光線影業緊密綁定;百度糯米則利用百度背后的線上資源通過基金和投資來參與電影產業。

從表面上看,擁有一手好棋子并有一定獨立性的微影時代能比其他玩家更有殺傷力,但是這一切可能都面臨現實的窘境。萬達有自己院線和線上產品以及收購了時光網完善了線上的矩陣,騰訊旗下的兩大電影公司左右互搏目前并沒有對微影時代產生支援,依賴微信和手Q滿足的只是流量資源,但是在用戶增長、流量增長的“下半場”,微影的壓力陡增。

拉長的產業線,暴漲的成本,已經電影票房本身的不確定性,讓微影在短時間內燒掉了數十億資金,即時是阿里影業、樂視影業這樣的行業資深玩家都面臨《擺渡人》、《長城》這樣的大片票房和口碑迥異的境況,更別說只有線上能力的微影時代。

在微信的入口三年合同即將到期的時候,微影時代有急需新一輪融資,貓眼在小程序上線當日成為第一批獲得入駐的服務,這也給未來微影時代能否跟微信入口繼續合作埋下了隱患,況且還有美團與騰訊的投資關系在,微影時代該想想“開源節流”。


版權所有 ? 太原佳信數碼信息有限公司 晉ICP備17000205號-1
座機:(0351)7020100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區瑞杰科技A座1012
麻将二八杠手机版游戏下载